【我和我的祖國】

    人生七十亦美好

  • 作者:趙衛斌
  • 分享到:
  • 0
  • 父母生日前后相近,往年慶生父親都是主角。今年是母親七十壽辰,她當仁不讓成為主角。“十一”假期近尾聲之時,在庫爾勒的父母家中,全家圍坐一桌,點亮生日蠟燭,唱起《生日快樂》歌,燭光中母親露出甜美笑容。此刻,是國慶也是家慶,國之七十正少年,人生七十亦美好。

    翻看幾本厚厚的相冊,聽父母講照片背后的故事,是每次家宴后的例行活動。

    一張老照片里,豆蔻年華的母親梳著兩條大辮子,身形瘦弱,衣褂簡樸,但難掩面容的秀氣。她站在表情嚴肅的姥姥身邊,顯得有些拘謹。姥姥是解放前入黨的老黨員,雖處農村,但對子女管教極嚴。“村里人都知道她眼里容不得沙子,在生產隊,她風風火火干在前,就沒人敢偷懶。”母親踏實隱忍、吃苦耐勞的性格形成,多受姥姥的影響。

    另一張老照片,20歲的父親身著軍裝,英氣十足。上世紀60年代,父親入伍從河南來到新疆。當汽車兵時,開著卡車翻昆侖、過大坂、穿雪山,是標兵模范,黨齡比我年齡還長。轉業開大客車,他幾十年沒出一點偏差。

    “那十來年,拍張照片都太奢侈,唉,竟沒拍一張留個紀念。”母親說的是上世紀70年代。隨父親到新疆后,上養老,下養小,他們人生的黃金時期,也是最艱難的時期。父親常出車在外,母親要一人擔起養兒育女的責任。盡管家務繁重,但3個孩子的衣食和每月給老家寄10多元錢的壓力,讓她下定決心走出家門工作。開始學習汽修時,母親一不認得多少字,二不懂任何技術,硬是靠天天仔細觀察老師傅的動作,學會了車床操作,制作出精密到“絲”的汽配零件。在五七連汽修廠,她一干就是二十多年。印象中,除了過年,母親從無休息的日子。

    翻開一頁頁相冊,好似翻過一年年時光。最新一本相冊里,第一頁擺放著今年春天父母在天安門前的合照,這是他們第一次旅游。

    年輕時在外奔波,年老時反而宅了。父親退休后,再不摸車,也再不愿出遠門,“我啥沒見過,哪兒都沒家好。”母親想看看外面世界,但不放心父親一人在家,也總難成行。今年,我恰好有時間帶他們出去走走,就沒打招呼,提前計劃好行程,“將”他一軍:票訂好、房訂好,你看著辦!母親幫做工作,沒想到父親很爽快:去,這輩子總得去趟天安門。

    其實,父親所謂的“見多識廣”,都是奔波勞碌,手中的方向盤或關乎戰略物資,或關乎一車人性命,哪有心境休閑賞景。不愿出遠門,除了潛意識中長途行程的壓力,還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怕給孩子添負擔,并非真的不想。

    而今,對父母而言,又有什么承受不了的負擔呢?青壯年時行車艱險的心理壓力漸漸放下,交通越來越安全、便利;70平方米的筒子樓原址拆遷,搬進120多平方米的高層住宅,不再為來人沒地住憂心;企業退休金連年上漲,五七工有了養老金,加上兒女的心意,手頭“闊綽”了許多……遠游,只缺一個“臺階”。為人子卻愚笨,這么久,才找到這個“臺階”。

    天安門廣場、毛主席紀念堂、故宮、長城,還有碧海青山……幾十年來的向往之地,從電視機里搬到了眼前腳下,父母仿佛年輕了許多,腳步輕健了許多。

    合上相冊,有種穿梭時空之感。70年來,父母的每一個腳印都與時代的步伐緊密相扣。他們大半輩子辛勞,經歷多有坎坷,晚年方迎來人生又一個黃金時期。祖國越來越強盛,他們生活得越來越幸福,這何嘗不是一種美好!


  • 分享到:
  • 0
  •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6512014001 |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AVSP3110470號
    新公網安備 65010302000965號 | 新ICP備05001646號
    新疆日報社主辦
    新疆日報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网红猫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