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麗柯孜成鄉村時尚“達人”

  • 作者:隋云雁 鄭卓
  • 分享到:
  • 0
  • 8月26日下午,記者從于田縣城乘車前往先拜巴扎鎮,陽光正好,天藍樹綠,沿途鄉村風光盡收眼底。先拜巴扎鎮車來車往,沿街店面眾多,美食香味四溢。

    貝麗柯孜的美容美發店就開在這里。淡黃的短發,淡淡的妝容,推到頭頂的墨鏡讓貝麗柯孜看起來非常時尚。難以想象,這個溫柔開朗的農村婦女曾經穿一身黑長袍,蒙著面紗,少見外人,甚至忘記了怎么笑。

    ■第一次化妝她哭了

    在店里,記者站在一旁看貝麗柯孜為顧客修眉。“上次來不及,在別的店里修了眉,不是很喜歡,你幫我改一下眉形。”顧客阿米娜·買買提的語氣有點沮喪。“我重新調整一下,你按現在的形狀畫眉就行了。”貝麗柯孜柔聲說。

    阿米娜是鎮上的幼兒園老師,也是貝麗柯孜店里的老顧客。“貝麗柯孜對顧客很貼心,收費也不高,還經常給我講護膚常識。我平時皮膚護理、剪頭發都來找她。”阿米娜對記者說,貝麗柯孜懂得美,懂得時尚,是她平時化妝打扮的“樣板”。

    阿米娜走后,貝麗柯孜說:“我也是才學會化妝打扮,第一次化妝時,我哭了。”

    18歲時,貝麗柯孜從洛浦縣嫁到于田縣斯也克鄉奧爾曼村,她是穿著罩袍蒙著面出嫁的。“我奶奶是‘野阿訇’,我受她影響很大,思想變得越來越極端。”貝麗柯孜說。

    婚后,貝麗柯孜脾氣古怪,不肯見人,有時候和丈夫阿不杜艾則孜去巴扎買東西,也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一次,有商販問阿不杜艾則孜:她是你媽媽嗎?阿不杜艾則孜又尷尬又生氣,回家后要求妻子摘下面紗。“我想聽他的,又怕摘了面紗進不了‘天堂’,我們經常為這事吵架。”貝麗柯孜說。

    后來,貝麗柯孜在宗教極端思想影響下越來越沉郁偏執,丈夫買任何東西回來,無論是不是油脂食品,她都要問問是不是“清真”的,她還固執地讓親友“別買漢族人賣的東西”。2017年下半年,貝麗柯孜在丈夫勸說下報名參加于田縣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的學習班,在老師的鼓勵下開始學習美容美發技能。

    “在學校,我第一次嘗試了化妝。”當看到鏡子里漂亮的自己,貝麗柯孜百感交集,忍不住大哭起來,那是打開心門后喜悅的淚水。

    ■結業后連開三家店

    “通過學習法律,我認識到自己受了宗教極端思想的感染,如果一直這樣下去,我會越陷越深,越來越仇視別人,不僅毀了自己,還給社會造成危害。”貝麗柯孜說,擺脫宗教極端思想的陰影后,她不僅摘去了蒙在頭上的面紗,也摘去了“思想上的面紗”,整個人變得輕快開朗起來。

    培訓期間,她學會了美容美發技能。結業前她把長發剪成了清爽的短發,以嶄新的面貌面對新的生活。“當時老師問我想不想開店,用所學技能創業?我很想,但是沒有錢怎么找店面,怎么進貨呢?”貝麗柯孜躍躍欲試,又覺得很難。

    在當地政府幫助下,去年3月,貝麗柯孜在于田縣工業園區開了一家美容美發店,她和丈夫一起帶著幾名貧困戶員工開始創業。100多平方米的店面是免房租的,只需要交水電暖費用。老師又幫他們開拓了進貨渠道,生意很快走上正軌。

    賺到錢后,貝麗柯孜有了繼續開店的想法,第二家店、第三家店陸續開業,分別開在先拜巴扎鎮和她家所在的村里。如今貝麗柯孜已經是一名“老師傅”了,丈夫也跟著她學會了美發技術,她還另外帶了幾個徒弟。

    回想學習的日子,貝麗柯孜的臉上露出笑容。“剛開始學覺得很難,一手拿著梳子,一手拿著剪刀,不敢下手,心一慌剪刀掉到地上。皮膚護理的手法也挺難學的。”貝麗柯孜說,學一門技術要付出努力,創業也要付出努力,她會一直奮斗下去。

    今年6月,貝麗柯孜主動提出不再享受工業園區店的免房租優惠政策。“黨和政府幫助我過上了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好日子,現在店里生意很好,不應再繼續享受補助了。我還要多帶領貧困戶一起勤勞致富。”貝麗柯孜的話語充滿感恩。

    ■鄉村時尚“達人”

    如今,貝麗柯孜的3家美容美發店共有7名員工。先拜巴扎鎮店的員工熱孜萬古麗·買提庫爾班已經在這里上班近1年了,每個月固定工資加提成可以拿2500元左右。“我家原來是建檔立卡貧困戶,現在靠我的收入就能脫貧了。”熱孜萬古麗告訴記者,貝麗柯孜教會了她手藝,也帶給了她時尚觀念。

    其實,貝麗柯孜家曾經也同樣貧困,她在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學習技能、開啟創業之路后,3個店月收入2萬多元,已經脫貧走向致富。

    傍晚時分,貝麗柯孜帶記者去斯也克鄉奧爾曼村的新店看看。附近的村民吾哈力汗·買買提在店里梳發髻,看到頭發編成精致的發髻,十分高興。“晚上是有聚會嗎?”記者問。“沒有啊,我喜歡打扮漂亮點,這個發型噴了發膠可以保持3天呢。”吾哈力汗笑瞇瞇地回答。

    雖然這個店開在村里,但生意同樣紅火,每晚到10時30分左右才能打烊。逢年過節前,那就更忙了,有時凌晨3時左右才能送走最后一名顧客。

    記者在店里看到,柜子里擺放著各種美容美發產品,有成套的護膚和彩妝用品,有雙眼皮貼、護手霜、指甲油等,還有男士洗面奶和面霜,衣柜里是各種禮服。“剛開業時化妝品最好賣,現在染發燙發的產品也很受歡迎。男士也開始注重美,尤其是婚禮前,新郎都會來買護膚套裝。”貝麗柯孜說。

    現代文明新風吹拂南疆,貝麗柯孜就是受益者,不僅自己掙脫宗教極端思想的枷鎖變得美麗起來,農民追求時尚的熱潮也讓她的生意越來越好。“以前宗教極端思想控制了我們,老百姓過不了正常的日子,漂亮的衣服不敢穿,美麗的妝容不敢化,尤其是女性自由被限制,不敢做自己喜歡的事。”貝麗柯孜說,如今要好好珍惜現在的美好生活,再也不能上宗教極端分子的當了。

    奧爾曼村治保主任吾布力·吐地告訴記者,貝麗柯孜就是村里的“時尚達人”。現代鄉村需要這樣的致富帶頭人和時尚帶頭人,職業技能教育培訓工作培養了一批帶頭人,在農村起到了非常好的示范作用。

  • 分享到:
  • 0
  •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65120170002 |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AVSP3110470號
    新公網安備 65010302000965號 | 新ICP備05001646號
    新疆日報社主辦
    新疆日報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网红猫赚钱